2022年8月18日

云顶国际-信赖源自于诚信

♠《云顶国际》是目前网上顶级的体育游戏平台,《云顶国际4008am》有着最新的优惠活动,现在精彩的体育赛事正在火热进行中。

全国大赛的挑战者们:重新开始的Awoke和屡败屡战的“无手哥”|封面天天见

原标题:全国大赛的挑战者们:重新开始的Awoke和屡败屡战的“无手哥”|封面天天见

7月3日,第五届王者荣耀全国大赛在长沙落幕,北京TY战队4:2击败了厦门斗鱼BOA夺得冠军,赛后,官方为获得了2022王者荣耀挑战者杯参赛资格的四强战队举行了出征仪式。

2022年王者荣耀赛事体系进行了调整,挑战者杯提前到了9月举行,这也让有资格参加的全国大赛四强战队,有了更多理由和动力尽量保持队伍阵容完整,参加“挑杯”。

参加本届全国大赛的很多战队教练,都是电竞圈的老面孔:除了最大的赢家北京TY战队教练馒头之外,亚军厦门BOA的教练叶靓(ID:Awoke)是休息了9个月后刚刚复出的前KPL战队主帅,厦门BOA在本届总决赛虽有遗憾,但也超额完成了最初拿到挑杯资格的目标;而八强战队武汉TJ的主教练,被观众们称为”无手哥“的王晓鹏,虽然成绩不理想,队伍也面临散伙,但这位运气不佳的老牌教练,依然期待着下一次赛事机会。

厦门斗鱼BOA的主教练叶靓,是国内第一代DOTA2职业电竞选手,在2011年、2012年参加过前两届的DOTA2世界赛TI1、TI2,在TongFu战队作为辅助选手取得了世界八强的成绩。2016年,叶靓转型教练,他在成都AG超玩会担任青训教练期间,培养出了李涛(ID:啊泽)、徐翔宇(ID:今屿)等选手,他们目前依然是KPL战队的主力。

2021年下半年,在短暂出任北京WB主教练之后,叶靓选择了卸任休息,淡出了KPL的舞台。

这位随和的教练,就这样在观众们的视野里消失了九个多月,之所以选择在全国大赛带一支队伍,叶靓表示是因为厦门斗鱼BOA管理层的理念打动了自己,他也比较喜欢这些选手。

叶靓在休息的这段时间里,把更多时间用于自我沉淀,他发现离开一线赛训,站在台下观看比赛时,能获得不少新的启发。来到厦门斗鱼BOA之后,他开始着手组建自己的赛训团队,正好当时得知自己最早带过的选手应羽晨(ID:成昆、昆昆)正在转型教练,便邀请他加入。其实不单单是选手到了新环境需要和队友磨合,教练一样需要和赛训组磨合,这个过程不一定比转会的选手顺利,这次重新开始的叶靓选择了从头开始搭建自己的赛训团队。

虽然过去带过KPL的青训队和主队,此次带领厦门斗鱼BOA看似有些相似,但叶靓也指出了二者的明显不同:当时全国大赛、K甲和KPL并未打通,青训队伍的选手基本都是主队的预备役,或者在转会市场被提前买走,并不一定需要打多少正式比赛就可以登上KPL联赛。而现在的三级通路成型后,像厦门斗鱼BOA这样的草根战队的选手们,有了更明确的目标和动力,并且可以通过一场场比赛打到更高的舞台,这样的共同经历可以培养出很好的团队默契,此前完成了全国大赛、K甲到KPL三连跳的XYG战队就是个很好的例子。

在全国大赛中,叶靓还发现了这个赛场生态和KPL的很大不同:他觉得全国大赛的参赛选手中很多都是“绝活哥”,很喜欢打架,比赛的热门英雄也和KPL有很大不同。他以露娜举例,这个英雄在KPL的打野选择中优先级其实不高,这是因为她在后期对于对方C位的威胁没那么大。但在全国大赛的舞台上,因为打架的时间点来得更早,前期有一两件装备时队伍可能就要发起团战,所以露娜也成为了很好的选择。

“相比之下,KPL选手的止损能力更强,更会利用兵线运营取得胜利,而全国大赛的队伍们更多的喜欢硬碰硬、对拳头,我也希望能用自己的一些经验加强他们的运营。”叶靓说,“当然,这也可能会成为他们的束缚。”叶靓觉得全国大赛的选手,不一定都要按照更高级联赛选手的老路走。

全国大赛总决赛上,厦门斗鱼BOA多次在前期取得优势,但却屡屡被对手翻盘,这套磨合还不到一个月的阵容在团队默契上的劣势,成为了选手们的遗憾。输掉比赛回酒店的路上,队内最年轻、刚满18周岁的辅助选手李文宝(ID:梦溪)情绪非常低落,陷入了深深的自责,叶靓安慰他:“没事,没有谁会一直状态很好,你还年轻,后面我们有的是机会。”

距离挑战者杯还有两个月,厦门斗鱼BOA有了更多时间磨合阵容,选手们都说他们应该会以当前的阵容继续参赛,证明每个人都是这支队伍最合适的一块“拼图”。

因为小时候的意外失去了双手的王晓鹏,被观众们称为“无手哥”,他同样是电竞圈的资深从业者。

早在2016年他受中国电竞俱乐部元老马天元之托,在老牌电竞俱乐部SC创建了王者荣耀分部,并成为首届KPL联赛的参赛队伍。

然而后来随着队伍降级,王晓鹏的电竞职业生涯变得坎坷起来,他辗转于北京、深圳、杭州、宁波、丽水等多座城市之间,以教练的身份加入过很多支初创俱乐部,但却几乎都以俱乐部散伙的结果收场,甚至大多数时候都没能站到重要赛事的门口,队伍就“没了”。至于队伍“没了”的原因,五花八门,王晓鹏回忆,有的是因为老板不愿意买选手补强,有的是管理层把不错的选手“忽悠”过来却不发工资,最离谱的一次是2020年全国大赛海选赛前五天,当时那支刚组建了三个月的俱乐部遭遇资方撤资。

在王晓鹏的记忆中,民间资本对电竞最“疯狂”的时间,大概是2018-2019年,那时甚至有一百多支实力不错的次级队伍在争夺最后几个KPL席位,他形容那时的次级赛事时“群魔乱舞”。在KPL最后的固定席位尘埃落定之后,狂热的资本开始恢复冷静,全国大赛和K甲、KPL打通,临时席位出现之后,有意向组建队伍的“老板”又多了起来,但也变得更加谨慎。

此次参加全国大赛,武汉TJ进入全国32强时,再次陷入了资方撤资的困境,为了让选手们圆梦,教练王晓鹏和经理江南自己凑了些钱,支持选手们打到了八强,但四分之一决赛他们就遇到了北京TY,惨遭零封,王晓鹏的追梦之路再次中断。

“来之前其实就想到了结果,打得出来就有能找到资方继续打,打不出来就各自找下家。每个人都有梦想,总不能打都不打就散了吧,还是要带孩子们来线下看一看。”王晓鹏这样解释自己和经理垫资支撑俱乐部,来参加第五届全国大赛的选择。

对于自己一直没有遇到“好老板”,大多数时候连拼的机会都没有的“循环式失败”,王晓鹏想了一下,略有遗憾地说其实自己有过一次绝佳的机会,“遇到过靠谱的,但我自己没把握住,眼瞎了。”——在KPL俱乐部北京WB的前身TS刚刚组建时,还没开始打KPL预选赛,王晓鹏加入了队伍担任主教练。“我待了一个月,为了爱情辞职,去了杭州。”谈及那段经历,他表示虽然遗憾,但是不后悔。尽管TS进入了KPL之后也曾出现了“欠薪”事件,但在王晓鹏看来,能坚持投资,把俱乐部带到顶级联赛的老板,已经比大部分资方“靠谱多了”。

在王晓鹏看来,如果资方、赛训组、选手一条心,其实全国大赛的队伍完成三连跳,拿到KPL临时席位不是难事,XYG战队就是最好的例子,但真正的难点就在于实现“三方齐心”。“有些选手就是想混个‘职业’的经历,没有长性,打了几天就去忙着谈恋爱、开直播去了,教练也没法管;很多教练也只是傀儡,没有实权,资方总要插手赛训;至于资方,短期挣快钱的想法也很普遍。这样的组合,当然走不远。”王晓鹏认为,只有三方都有高度职业电竞精神的队伍,才能通过全国大赛走上更高级的联赛。

6月29日,武汉TJ在全国大赛四分之一决赛中输给北京TY之后,王晓鹏就开始帮选手们联系其他俱乐部安排试训,他说希望大家都能有个好的归宿,他还来不及为自己进行规划。

“年纪大了,实话说做电竞的信心没有以前那么坚定了,希望能遇到个好老板吧。”王晓鹏说,他不怕失败,怕的是根本得不到“拼”的机会。

第六届王者荣耀全国大赛的海选即将启动,总决赛将于11月在杭州落地,像叶靓和王晓鹏一样的资深电竞人,和年轻一代的选手们,还将继续踏上那条走向更高舞台的赛道,不胜不休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